AbsentA

时间以外

送给我的主人 沉沉 生日快乐

 

        土方十四郎从一栋大楼里走出来时,发现外面下着很大的雨,雨声大到让他听不清周围的声响,天空昏暗的让人判断不出来时间。他正在琢磨,自己是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地方,一辆车无声的停在了他面前,打断了他的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 车门被猛力的打开,车里的人对他吼着快上车,土方低下头去看,驾驶座上是冲田总悟那个小鬼,他又直起身看了一眼车,是出勤常用的那个车,这时车里的冲田已经不耐烦的按了好几声喇叭了,土方赶紧低头钻进了车里。车门关上的瞬间,外面大的吓人的雨声一下被阻断了。车飞快的开了出去,在行驶了一会儿之后,土方才回过神来看旁边的人,冲田的脸上不是惯常的那种漫不经心的嘲讽表情,严肃的几乎让人不敢认。

        土方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或者提些疑问,可是他思索了一圈却发觉问不出什么问题来,只好问:“是去哪?”“回家。”冲田没有情绪的回答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[回家]?这真是个奇怪的说法,是说回屯所?土方觉得自己更加无言以对了,冲田像是感受到他的疑惑一样,回头盯着他说:“你的脑子被终于狗粮糊住了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真是一句完全冲田式的句子,可是冲田的表情还是和之前一样的严肃,尤其是那一盯,让土方有种形容不出的怪异感觉。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,但是土方的大脑却不想再动一下。土方抬手擦了擦满是哈气的车窗,外面还是很昏暗的样子,也看不清飞掠过去的影像,完全无从判断车开在什么地方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突然的,土方有了一个想法,自己是做梦,所以这一切都没道理也没逻辑。外面的雨声那样大,而自己在雨里站了一会儿的,此时身上却没有任何雨淋的痕迹,车里没有外面的声音也没有发动机的声音,但车却在移动。土方确定车是在移动的,虽然外面的影像看不真,但是有着发生了变化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人意识到自己是在梦中的时候,这个梦会怎样继续做下去呢?除了潜意识也会掺杂意识的引导吧。当平常的土方的意识在梦里醒来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变得稍微能够思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土方又回头去看冲田,那个人还是板着一张脸在专注的开车。大概是意识到在梦里的缘故,土方觉得自己的声音怪怪的,带着恍惚感喊了一声:“总悟……”喊完他就有些后悔了,他不知道这种设定下的冲田会给他怎样的回应,情节发展的果然没有单纯潜意识控制时那么流畅了。大概是意识产生了冲突,他梦里的这个冲田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土方有种车速变慢了的感觉,是到目的地了吧。到……家了。是哪里,是屯所么?土方一想到这点有些慌张,他想知道“家”是指哪里,他心里有些怕自己的意识会对梦境产生什么影响。回过神来的时候,土方发现,那个梦中的冲田已经不在他旁边了,而车里慢慢的弥漫开一种土方再熟悉不过的气味,血的味道。土方有种胃被绞住了的感觉,想吐吐不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腥甜的血气越来越重,几乎把土方吞没,他猛地推开车门跳下车又猛地甩上车门,怕那气味一直缠着他追出来。车外的天气还是暗的像傍晚,只是雨没有了,剧烈的喘了几口气,确认自己摆脱了那令人作呕的味道,土方这才看清眼前的车,外形和屯所的那一辆执勤车很像,但又不是那辆车。那总悟人呢,是他的血?可是没有任何迹象……

 

 

       还没等他细想,稍远处传来了冲田的声音:“土方先生,再不快点要赶不上电视剧重播了!”土方猛地回头,那个冲田还在!也许是趁他走神的时候先下车走了,想到这里土方觉得自己的胃一下子舒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冲田向他摇着手,招呼他加快脚步。土方疾走了两步,突然被冲田背后的场景冲击的站立不稳。周围是乡下特色的风景,冲田口中的那个家,就是土方在武州时住的那间简陋的房子。土方立时有种一壶热水浇在了心脏上的感觉,让他猛烈的战栗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的不耐烦的冲田已经折返到了他面前,一把揪住他的领口,扯着他向前走去。每接进一步心脏就缩一下,想要转身逃掉。在跨进门之后土方才觉得心跳恢复正常,因为内部的样子就是屯所里有电视的那间和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梦啊,所以是这样的。土方稍微松了口气,他想,自己的意识大概是差点再次睡过去,重新投入到纯粹的梦境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冲田正蹲在电视机前调频道,“现在是什么时间?”土方问了这个令他有些在意的问题,冲田回过头,终于不再是严肃的表情了,他在怪异的笑着:“也许是早上9点。”早上怎么会有电视剧重播,而且他们最近在追什么电视剧,这些土方都想不出来。冲田调了很多台,都只是些无意义的广告。毕竟是梦,剧中剧大概是没法创作出来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念头一转的同时,土方发现场景也变了,冲田拿着竹刀站在他对面,又是个熟悉的地方。不是屯所的训练场地而是近藤道场。“土方先生,来和我比试一下,我可不是小孩子了。”对立鞠躬后,土方就被那双赤红的瞳孔死死盯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土方握紧了手中的竹刀,有些恶略的想,平时这个小鬼头让自己吃了不少苦头,在梦里,自己可以控制的话,是不是能稍微出下气。这样想真的很幼稚无聊,可是土方就是突然想要尝试一下,只是在梦里嘛,让总悟也稍微吃点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冲田这时突然向他笑了一下,带着诡异味道的笑容,让土方偷偷咽了下口水。一对上那双眼睛土方就觉得自己被钉在了原地,红瞳闪着越来越亮的光,亮的像是要溢出一样,红的像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土方又闻到了之前那个见鬼的车里的血腥味,是的,像是刚杀过人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等两人交手,轰的一声巨响伴着地面的震颤,土方和冲田中间出现了一道裂缝,木质的屋子燃起了大火。瞬间反应过来的土方大喝一声:“跑啊!”可冲田依然站立不动,保持着起势,在火光中笑着,土方心里发急,想要上前去抓对面的人。他心里明白是梦,这个冲田只是他的意识结成的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越是急,距离就越是远。土方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越来越清晰,大概梦就要结束了吧。可是他还是无法抽身,无法就就这么转醒,也无法去到对面抓住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开口却再喊不出声。火光印着冲田的双瞳,双瞳比火光更热更亮,直烧到土方的心里。土方的心脏被那道目光紧紧攥住,心尖的那血似乎都被灌进了他的双眼中,带着灼热感,让他不敢合眼,专注的看着对面的人和景被彻底吞噬。

        土方最后看到的是他自己,通红的双眼无声的呐喊着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什么吗?土方老妈真够狡猾啊。”冲田的声音。真的那个冲田。土方睁开眼睛,他的房门口站着一个扛着炮筒的身影,炮筒还冒着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看了一眼,土方就收回了目光,清醒的做了一个漫长的梦,他现在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,比起做过就忘的梦累很多。可是睁开眼的他又恢复到平时鬼之副长的样子了。“总悟,今天是你值班吧,居然还在屯所里正大光明的偷懒!”土方稍微扶了下额头就站了起来,“现在都什么时间了,你想切腹了么!”一片狼藉的屋子他已经不想再提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也许是早上九点?”冲田略带嘲笑的歪着头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土方心头一跳,瞪大眼睛看着冲田。“怎么了,土方先生的表情好恶心,作为副长居然睡到这种时间,而且还睡的那么死毫无忧患意识,怎么好意思厚着脸皮指责别人,让我处理了你净化真选组的空气吧。”这样说着,冲田又扛起了炮筒瞄准土方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来不及细思梦境,起床之后的时间就在混乱中度过了,偷懒的人也认命的上街巡视了。土方在办公桌前稍坐了一会,抽了一支烟,就穿上衣服独自出门了。最近他时常觉得力不从心,像是被时光消耗了太多,早上的那个梦将他抽空,然后又重新填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大概知道原因却又说不明白。心不在焉的边走边想,一时间烟给抽下去快半包。

       “呜啊!肩膀!银桑的肩膀!啊呀!”一个听着就很假的声音,土方这才发现擦肩过去的是个熟人。“诶?这……”对方显然也愣住了,“不管了,你得赔偿。”理直气壮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最终两人在团子店本口坐下了,“老板,六串团子!公务员对恩人都是这么小气的么?”银时表示了深切的不齿。土方阴沉的说:“身上的钱基本都交给房屋维修的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哦,这么看来你们总一郎君恢复的很好啊。太好了。”对着团子一脸笑意的白卷毛满意的点头。“哼,好到不能更好。”土方吐出一口烟雾,心思不知在哪里。“所以说你有心事。”嘴里填的满满的人肯定的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土方还有些恍惚的就接了话:“梦很奇怪。”“嗯!好的,尽管说出来,让银桑帮你解梦吧!收费给你打十折好了!”银时已经放下团子瞄准了下一个生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卷毛虽然看起来很不靠谱实际也不靠谱,但是偶尔也算会说话的。土方小心的删减了很多关于回忆的细节,只是主要说了最后的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“什么啊,只是被害妄想症吧,多串君。”听完了故事,团子也吃完了。“哈?这结论比梦境更没逻辑吧!骗钱么混蛋!”土方直后悔。“嘛,好歹听一下详解吧。银桑绝对有专业素质好么!请再加五串团子!”银时抓紧时间讹难得的冤大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到如今土方也只能认命一听了。银时打包好团子,叼着签字漫不经心的说:“你自己心里不是挺清楚的么,你总是幻想总一郎君出意外什么的吧。”土方哼了一声,最终是默认了。银时又接着说:“所以你看,你总是妄想他被害,这不就是被害妄想么。”“你当我文盲吗混蛋!”土方又觉得自己在犯傻。

       “听银桑说完呐,你在这种妄想里是什么感觉是什么心情?被这妄想折磨的人又是谁?”说完之后,银时就提起团子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,“我说你自己是很清楚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切,只听了十分之一就得出这结论,果然是骗子吧。”土方掐灭了烟头,起身向着屯所的方向走去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嘀嘀”“哟,这不是土方老妈么,居然被我抓到你翘班,是肃清你的时候了。”冲田开着车停在了土方的旁边,“喂,让我搭车啊小子。”土方说着就伸手去开车门。车却猛地加速,向前窜了一截,土方一把抓空一个趔趄,冲田从车里探出头:“作为惩罚,偷懒的人就走着回去吧!”“喂喂,站住啊!总悟你这家伙!”

       “或者,你来开车,我负责睡一觉。”车再次停下,冲田开出另一个条件,脸上已经带好了那个奇怪的眼罩。这样的条件,土方已经以为是错觉了,赶紧上了车。一路沉默无语,土方知道冲田并没有真的睡着,他回想了下相似的场景,自己悄悄笑了,“土方老妈好恶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之外无人之境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主人生日快乐!我真的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能远距离送你了TVT,这是我第一次写土冲土,完全把握不住自己的想法,太过于意识流,然后是土方角度的切入,主人喜欢总悟,不过我自认把握不来,只能从同是金牛的土方下手了23333 不过真是好多东西都没能写清楚,最后那里算是接着银桑解释了一个点,总觉得怪怪的QwQ

这是我第二次写同人,第一次是暗搓搓在韩圈披着马甲写了一个很短的。。。说实话想到小绿写的文,在想到主人写的文,我真是太拙劣了_(:з」∠)_


我温柔的主人,祝福你顺心顺意,风生水起=w= 

我会一直跟着你的 爱你❤